•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王校長的花名冊

2020/05/16 07:49 來源: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游歷 瀏覽:3202

  • 本文導讀:上月18日,“鳳凰新聞”詳細報道了疫情期間,溫州瑞安市第十中學化學組教師在校長的帶領下利用實驗室現有的儀器與飽和食鹽水、高錳酸鉀、雙氧水等藥品配置各種消毒水,為循環使用的水桶、杯具消毒的新聞。
  • 3

王校長和他的孩子們。
瑞安十中的“周五,我與校長共午餐”活動。

小夏

上月18日,“鳳凰新聞”詳細報道了疫情期間,溫州瑞安市第十中學化學組教師在校長的帶領下利用實驗室現有的儀器與飽和食鹽水、高錳酸鉀、雙氧水等藥品配置各種消毒水,為循環使用的水桶、杯具消毒的新聞。

文中的校長就是王安國。

王安國,1992年畢業于原溫州師范學院化學系,先后在瑞安任巖松中學、瑞安市十中、瑞安中學等校任教,2016年開始擔任瑞安市十中校長。

校長的明信片

王安國是我的大學同學,他中等個兒,藏藍色的西裝、淺色的襯衣,整整齊齊,在春末溫軟的陽光下顯得格外儒雅。他向我迎面走來,笑容滿面,搓了搓手隨即抱拳:“特殊時期,不握手不握手……”

我跟著他從校門口往教學樓里走去,恰是放學后、吃晚飯前的時間,廊道里不時會碰上學生,學生無一例外地向他問好:“王校長好!”而王安國都會停下正在跟我說著的話,鄭重地回禮學生:“你好!”

親切、隨和,語氣和姿態都是平視的角度,我一打眼,有點恍惚,他太像我記憶中《窗邊的小豆豆》里的小林校長了。

“你和學生真好!你好像對學生都很熟悉。”

“是,我和學生很好,我很熟悉他們。我有三本花名冊,是高一、高二、高三學生的花名冊,我沒有給他們上課,但我了解他們的日常和學習情況……”王安國娓娓道來,“尤其是高三學生,是我關注的重點對象,我會根據孩子們的成績和動態變化確定和他們交談的方式和內容,比如,在食堂里吃飯的時候找機會和他一起吃……前段時間,學生在家上課,我就電話家訪,或者郵寄明信片。”

我有點好奇,一個校長的家訪會是怎么樣的呢?

林鐘奇是高三(2)的學生,高考選考“政地生”,1月份的第一次高考選考成績出來,地理考滿分,而他的政治成績賦分沒有過91分。這次政治試卷簡單,他原以為自己能拿到100分或97分,那樣他就可以又把“政治”這一科甩掉,但實際賦分不到91分,林鐘奇備受打擊,心里充滿了挫敗感,學習的勁頭一直上不來……3月份他接到了校長的電話家訪,清明假期那天,他收到了一張明信片,是王校長寄來的:

林鐘奇同學好!

讀書須找到突破口,最近你對各科學習都能有深邃思考,并不斷尋求解惑,讓我們看到了更大更精彩的希望,加油!

王安國

那是一張學校的明信片,正面是學校的一景。背面左下方印著不起眼的一行字——善:說好話,讀好書,行好事,做好人。字的上方是一個大紅印章:勤奮、求實。此外就是校長王安國寫的話語……我拿著那明信片,看了又看,我錯覺那上面彌漫著一束光,是從遙遠的年代穿過山河歲月而來,歷經塵埃,依舊通透。

在這個講究學校占地面積、講究學校和老師顏值、講究硬件配備的時代,王安國在堅持著“老派”校長治校的精髓——堅持著“學生精神氣質”的培養、堅持著給予學生人格和精神上的影響。

他說:“我對我們學校的老師有兩個強硬的要求,一關注學生、二關注自己的專業。把這兩個‘關注’做復雜,做出自己的魅力,給學生長久的影響。”“中學階段的孩子接觸最多的就是老師和同學,老師和同學對一個人的影響很大,尤其是老師,有些影響是一輩子的。我自己一步一步走過來,我的老師對我的影響比父母要大。”

朝北的校長室

王安國的辦公室也“活在”遠古,樸素到了簡陋,一個小書柜、一張小桌子,兩把尺寸縮小了的椅子隔著書桌擺放,一把椅子是他辦公坐的,一把椅子是給來訪者的,房間很小,人轉個身子都要和椅子、桌子碰著。書桌上一臺電腦、一臺打印機、三個上下疊放著的藍色塑料盒子。我盯著那三個盒子,尋思著怎么開口。王安國一眼就懂了,他把最上面的那個文件盒打開,取出一本花名冊,遞給了我:“這是高三學生的花名冊。”

我莫名地對這本“花名冊”充滿了虔誠。

我小心翼翼地打開,那一頁是高三(4)班,班主任:林福芳。高考選課“化生地”。在一些學生名字的后面,有密密麻麻的備注:3.19電話,鼓勵學好數學;4.2明信片。3.19電話,總結英語考試經驗,鼓勵考好“三科”……一頁一頁,“花名冊”有點破舊,折角和褶皺很多,透著平常日子的斑駁,抑或美好,那上面的每個備注此刻在我眼里都是千言萬語、情感充沛。

我將目光從“花名冊”上移開,投向窗外,不遠處那低矮的山巒就是萬松山,山上草木青翠,在4月夕陽的余暉里那單純的綠美得像是一幅油畫。我把視線往下收了收,原來山腳下那里就是教學樓!

王安國說最上面的那一層是高三年級的……那是第5層,王安國的辦公室在第7層,兩座樓隔著“一步之遙”——相望著。

剛才,我還納悶,這個校長辦公室朝北,到了冬天,一天照不到太陽,看見的就是萬松山山上掉了葉子的干枯枝丫,多不舒服!而這樣一望,我突然間就明白了——作為校長,王安國是要能“看得見”他學生們的房間。

王安國對學生的關注是日常的。

每一天,他早早地就到校了,先在校門口站一站,順便看看值日老師到了沒。(瑞安十中校園小,宿舍有限,學生一半通校一半住校,所以每一天都要有老師在校門口值日。)然后去學生宿舍看看學生們,7:00-7:30是學生早讀的時間,他就在教學樓里一層一層地查看,檢查學生和跟班老師的晨讀情況……除了出差,王安國每一天的作息都是這樣,6:30到校,晚上八九點鐘回家。他說這幾天他在參加瑞安市的“政協”會議,他也雷打不動地一大早先往學校走一趟,走了、看了,心里踏實。

不時髦的校訓

瑞安十中的校園不大,一眼就可以看到底,布局樸素,除了幾幢教學樓外沒有什么亮眼的樹木花草。

校史就布置在辦公樓一層到二層的樓梯過道上,一級一級往上排列,是學校從1961年創辦到2020年間重要事件的記載。在“校史階梯”的最醒目處是瑞安十中的校訓:彌綸通變以致善。善:善心、善學、善行。

“校訓”在這里不只是掛在壁上的名言,而是學校的文化和行動的指南,四年來,王安國的每個舉措都在堅定地踐行著這個有著年代感的“校訓”——

新生開學典禮上,他對學生說“一個人的天賦是上天給予的,但一個人的善良是可以選擇的。”防疫當前,學校里有很多額外的規定,王安國對學生講了種種細致的要求,最后,他誠懇地希望同學們有“為他人著想的善良,以包容、理解的心態接納這些規定”。

和風細雨落,澤被萬物,“善”在瑞安十中的校園里生生不息。4月份,鳳凰新聞和中國教育報均以大篇幅的文章相繼報道了瑞安十中對“校訓:彌綸通變以致善”的秉承和教育實踐紀實。

而“善”在王安國眼里就是一個人立足于世的根基。2016年和2019年間,他在瑞安圖書館做了4場公益講座:《通向理想的大學》《新高考來了,您準備了嗎?》《如何在高中學習中脫穎而出》《今天我們應如何引領孩子起跑》,此外,他還去瑞安偏遠農村里給家長們做公益講座,最近的一次去的是溫州進士第一村——曹村,他也去民工學校給外來打工者家長們做講座……他在竭力地呈現著人之善、人之美。

而致善、致美也是他管理學校的信念。

對教師,他嚴格,但依舊遵循“彌綸通變以致善”的校訓。比如對教師的“坐班打卡”制度,王安國在堅持原則的前提下就呈現著他人性化管理的誠懇:“一周打卡10次,在學校三個小時記1次,如果早上7:00到校,那么到了10:00就是1次,晚自修也算1次。”對這個方案,教師們欣然接受。

“教書不同于流水線,備課和批改作業沒必要非要在8點鐘開始……”王安國做了多年的一線教師,他太清楚教師的工作狀態了。

“我們制定規則都深思慎行,力求務實有效。務實就是對教師的尊重,其實,對教師的尊重,要從校內開始。”“現代設計之父莫里斯非常重視勞動者的心情,他強調‘工人心情愉快了,做得產品也會漂亮些’,我希望我們學校老師的心情是愉快的,把‘上課’這個產品做得完美。”

瑞安十中的老師無疑是將“產品”做得相當漂亮了——

近三年,學校的高考成績在同層次學校中名列第一。去年,一本線:54%,本科:99%。王安國坦言他們的“三位一體”抓得比較成功,去年,共有40位學生如果不通過“三位一體”是上不了“一本線”的。

“‘三位一體’很難抓,時間和投入拖得太久。”我忍不住說道。

“那是,我們從高一就開始準備,一是抓‘學考’A率,二是通過社團開展‘研究性學習’,培養學生臨場應變能力,有專人負責,落到實處,不走過場。‘三位一體’面試占分30%,這一塊至關重要?荚嚽,我們學校還會根據目標大學的面試方式給學生具體的訓練。”

“有些大學的面試是‘結構化’面試;有些是‘半結構化’面試;還有一些是‘無組織’面試……”我心里嘀咕,校長這么清楚,誰能糊弄得了?難怪他們的考前培訓能做到高效。

操場上的“真草”

瑞安十中的操場估計是學校最奢侈的場所了,占地面積大,整個學校一分為二,東邊是平行的兩幢高樓,西邊整個的都是操場。紅色塑膠跑道,嶄新,站在操場上可以望到天邊——遠山白云連天際,那遼闊的遠方不由的讓人產生要奔跑的念頭。跑道圈成的大草坪,碧綠、松軟,映著夕陽,是無盡的溫柔。

王安國更是自豪:“我們這個草皮是真的草!”

他對我說,好多學校操場上的草皮都是假的,他決定用“真草”時園丁還擔心難養。“我告訴園丁找到了規律就不難養了,春天給草皮施氮肥,長葉子,下雨前一天撒下去就行;秋天要給草皮施復合肥料,經過一個夏天的炙烤,草皮的葉子和根都需要營養……”

“我依然看到那些少年,站在九月新學期操場,仰望天空,清澈的眼神,向著無限的未來。”這個操場讓我想起了許巍的歌。

那校園里的少年哦,也如“真草”在殷切的注視中奮力生長。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浙公網安備 33030202001652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广东11选5在线预测计划 三分彩手机app 彩运网秒速时时彩 大连港股票趋势 炒股是什么意思 具体怎么操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最新 北京11选5遗漏数据真准网 体育彩票36选7就七个号码 免费模拟炒股软件排名 金融炒股怎么赚钱 股票价格查询